有人说,这是一个梦想缺失的年代。其实,有时候,成年人缺失的不是梦想,而是实现梦想的勇气。赵崧凯,台北人,36岁,两个孩子的父亲,为了实现做摩托车手的梦想,驰骋在珠海国际赛车场。

摔车、蓝旗,珠海的夏季有点闷!

六月的珠海闷热潮湿,雨云总是骤然而至,常在艳阳的陪伴下,突然下起雨来,这对一个非职业摩托车手来说,是一件极为烦扰的事。

2011年6月18日早晨骤雨初歇,在超级摩托车大奖赛的排位赛上,赵崧凯在直线加速达到时速200km时进弯,点刹车,不料车从右侧摔出200米开外,人比车还摔得远。问及摔车时的感受,赵崧凯说:“当时身体四脚朝天的滑出去,为了避免受伤不敢改变身体的姿势,身体滑动时,时间变得特别漫长,当时的念头,就是希望身体赶紧停下来,车不要坏,爬起来的时候,第一件事情,就是奔向摩托车,看看车有没有事,甚至都忘记了自己有没有事。”幸而,这次摔车并不严重,赵崧凯拍拍自己的右边大腿说:“大腿淤青了一大片,赛车服也‘受伤’了,我这赛车服的右侧大腿的部分,正好是防护得不够结实的部位,有点薄,所以摔下去实在是很疼。”摸着赛车服上的划痕他自嘲地说:“赛车服坏了补不起,车坏了修不起呀!还好,车只是摔断了刹车。”

最怕老了回忆里满是遗憾!

6月18日下午第一轮正赛,或许是受到排位赛时摔车的影响,加上练习时是雨天,正赛时变成了艳阳天。轮胎,赛道,心理等因素混杂在一起,赵崧凯没能取得名次,他淡淡地笑了笑:“今天,被领先的选手套圈了,我第一次看见了蓝旗,以后再也不想看见蓝旗了,不过,对我而言成绩并不是最重要的事,做一个车手,从最初的全方面的准备,练习,到赛车骑到终点,是一个很长的过程,这过程,会成为珍贵的回忆,我怕老了没什么值得回忆,但其实老了没回忆不是最惨,最怕的是留下一堆后悔跟遗憾。”

6月19日下午第二轮正赛,赵崧凯在160KM的时速下,经过六号弯,骑到路尖上打滑,车身的振颤,加上前天摔车的记忆,让他有意识地开始降低车速,最后一圈,他被来自马来西亚的17岁车手哈菲兹套圈,再次看到了不愿再见的蓝旗,“看见马来西亚的小孩的车,从旁边流畅地滑过时,我瞬间觉得平安回家,比什么都重要。”没有得到名次的他,汗湿的头发贴在黝黑的脸边,依然保持着一点淡淡的笑容。都说岁月是把杀猪刀,对于一个从而立迈向不惑的非职业车手而言,身上虽然没有太多来自赞助商,车队等方面的压力,但来自家庭,生活的压力伴随着年龄的增长已经滚滚而来。或许,也正是因为心智的成熟,让他懂得量力而行,只有人车平安,才能让他在赛车的梦想之路上走得更长久。

“卖菜”圆一个赛车梦

几天的比赛结束了,赵崧凯和朋友开起玩笑:“明天,回台北,卖菜去。努力挣钱!”赵崧凯自己经营着一家车店,虽说经营状态良好,但是对于完全自费参加比赛的他而言,经济压力也是巨大的,“我们的车和那些职业车手的没法比,而且他们有职业的机械师调养车子,昨天一个职业车手说自己的车某个地方有点奇怪,于是为了这一点小异常,三五个机械师把车全拆开检查,而检查完毕修好车只用了四十几分钟,换到我们这里多半是要修一天了。我们的车如果有自己修理不了的问题,就只能找香港和日本的机械师帮忙处理,好的机械师很贵的,也许拧几颗螺丝就需要好几千块,呵呵呵”赵崧凯言辞中透着羡慕,为了节省开支,训练的时候他永远都用旧胎,只有正式比赛采用新胎。

次日赵崧凯就要和他的车队一起返回台北,这支名为SRP的车队,是由三名台湾车手组成的车队,是由一群对赛车抱有极大热情的摩托车爱好者组成的车队。他们没有特别牛的赞助商,用于参赛的各种费用,大多都是由车手自己掏腰包,赵崧凯的kawasaki ZX6R是2010年第一次参加泛珠夏季赛时买的,购车的费用约十万人民币,参加一次比赛,约需要2万人民币左右的参赛费,车队也请不起专职的机械师,所以,一旦摔坏了车,将会有巨大的修理开支,这是非职业车手最担心的事情。“队里一个前辈,前几天参加比赛,赛前车是自己调理的,结果前刹车失灵,造成腿摔伤非常严重,现在在深圳等着做手术。”他眼中闪过一丝担忧。

赛车手的背影永远是孤独的

问及赛车中最艰难的是什么,赵崧凯说:“是克服心理障碍,在赛道上真的是拿命去拼,摔车,受伤,比什么都可怕,上一秒你在骑车,下一秒说不准就没命了。会很紧张,在赛道上准备发车的时候,手会微微颤抖,别人都说,旁边打伞的赛车宝贝很漂亮,那时候,根本就不会有时间想旁边站着谁漂不漂亮,“赛车场上,你看见的那个背影永远是孤独的。”赵崧凯很认真地说出这句话。他说,做车手,家人都会因为安全,经济等各方面的原因而反对,很多时候,赛车的体验,很难找到家人来分享。当戴上头盔,驶上赛道,车手永远只是独自一人,每一次加速,每一次进弯,车身强烈的震颤,速度给心脏带来的冲击感,乃至摔车受伤之痛……个中感受,永远只有车手自己才能体会。

台湾没有正式的赛道,赵崧凯和他的朋友们在家乡总是在山路上练习,受路况和安全等多方面的因素影响,山路和赛道有着很大的差别,在赛道上,选择在正确的时速下找到正确的进弯点,是决定成败的关键之一,虽然这次比赛他提前了五天来到珠海,但仍然是没有太多机会去赛道上练习。做一名非职业车手,需要相当强烈并且长久的热情。即使每天都在克服困难,但是痛并快乐着。为了保持良好的体能,十余年来,他坚持每日跑步,远离烟酒。

退出?我才刚上路!

赵崧凯说自己除了赛车,什么都不会,“只有当戴上头盔,开始发动赛车的时候,心才真的能够沉静下来,当赛车冲出去,就会觉得人和车是一体的,骑行中的速度与激情将让你没有机会想别的事情,甩掉所有烦恼,这就是我最大的人生乐趣。”为了这人生最大的乐趣,他似乎永远也不打算退出赛车的圈子,他说以后开不动车了,就去做个车队经理,要继续和年轻人一起延续梦想。

十四、五岁偷骑老爸的摩托车,十六岁开始拥有自己的小摩托,十七岁和朋友合买了第一辆赛车……到如今已近不惑之年才终于走到了梦想的轨道上,赵崧凯淡淡的笑颜突然间舒展开来:“三十几岁的大叔了,还在赛车!有没有搞错!很多人会觉得我也太夸张了吧。哈哈哈哈……”自嘲间,他的脸上流露出了些许的自豪感。

.......(图/文:mocona)
 
运动的人生不需要解释,这里有冠军,但更多的是你我他她这样的凡人;这里有金牌,但更多的是勋章似的伤疤和生命给予的赞许;用镜头记录瞬间,用文字篆刻永恒。生命,这场与自己竞争的比赛,必定精彩壮美.......

投稿邮箱:2212420549@qq.com

##########
<fieldset id='Ek'><span></span></fieldset>
<blink></blink><xmp>
      <strike id='PTWipMqp'><font></font></strike>
          <person></person><cite id='mntlEj'><tt></tt></cite><legend id='EdV'><dfn></dfn></legend><font id='wQogsQnc'><font></font></font>
          <tt id='ApT'><i></i></tt><xmp id='Vh'><option></option></xmp><dfn id='GrFlRvKA'><xmp></xmp></dfn><em id='SGmZGQw'><listing></listing></em>